中国女排主帅郎平接受媒体专访谈上任前、上任后

广东恒大女排史无前例地在越南举行的亚俱杯中夺冠,主教练郎平以及三名外援昨晚(6日晚)先行回到广州。郎平告诉记者,她们昨天上午6点就从越南多乐出发了,虽然旅途挺辛苦,但是心情还是很愉快。

由于亚俱杯冠军将在今年10月中参加在苏黎世举行的世俱杯比赛,不过恒大的3名外援合同都已到期,世俱杯期间的外援将会是新赛季的外援。郎平曾表示,新赛季的外援工作她已经基本完成,但她并未透露细节。不过参加世俱杯的参赛具体细节要等到今晚郎平与恒大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会面后详谈。

而这一次访谈的时间,也是郎平职业生涯的另一次巨大转接,完成世俱杯的比赛任务后,郎平将更多地把工作重心转回到中国女排主帅的岗位上。

时隔18年,郎平又一次坐在中国女排主教练的岗位上。从结果来看,这让很多人终于称心如意了;但从过程来看,反反复复的纠结,层出不穷的流言,直到宣布那一刻,众人的心终于定了下来。

两次,郎平都是在中国女排处于低谷的时刻站了出来,一颗老女排赤诚的心,让她最终下了决定。当年五连冠时期的老女排,只剩下郎平一人仍在第一线执教,这个时候不挺身而出还要等什么时候?当问到郎平是否相信命运时,她没有直接承认。“反正它就发生了”,这就是郎平的答案,接下来的事,就是要去面对,要去解决,要打好主教练这份工。

从排管中心主任潘志琛上任,到最终宣布郎平出任中国女排主教练,整整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个月里,潘志琛花了很多的精力在劝服郎平出山。在郎平出现在主教练竞聘会的那一刻,工作算是完成了一半。

有很长一段时间内,郎平一直在纠结,纠结自己是否应该出来。《体坛周报》的记者马寅用日记的形式,将郎平那半个月的状态写了下来,用当时的话来说,郎平反反复复地把那抽屉打开了,又给关上了。直到竞聘前一天,郎平仍然决定买了回广州的机票。4月15日的凌晨2点,郎平还没有下定决心,可是到了凌晨3点,郎平终于决定出席4月15日的竞聘会。可是原定几天就可以公布的结果,却又耗了一个多星期才正式对外公布。

南方日报:郎导,大家在看了马寅的文章后,都很好奇,2点到3点那一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郎平:没发生什么,我一直在纠结身兼两职太辛苦了,一面想别耽误国家队了,另一方面身体也一定要扛得住。

潘主任就跟我说,希望我来竞聘会,哪怕不做教练,也可以给大家提些建议,我来讲话必须以竞聘的身份,专家是没有时间专门讲话的。“你把你的想法讲出来,你竞聘上不做的话,也可以给下一任教练一个参考。”我想想也是,而且我应该做点事,虽然做不了教练,这个还是可以做的,我就决定了,行吧,就做吧。

郎平:没影响,她也是一生这么热爱排球,跟我们一样。我们正是为排球而生,工作在排场上就有很多乐趣。以前不敢说乐趣,以前是压力、拼搏精神,现在转化为虽然很苦,但苦中有乐。现在去调教一支球队,你觉得很满意、很满足,这也是一种乐趣,要是干什么事都没乐趣,就别干了。

郎平:那段时间大家见到我,都跟我说,人生苦短要保重。这话可以两方面理解,一方面我们现在应该马上退休了享受生活,这也是诱惑。现在向前迈一步,就是更难的事,向后退一步海阔天空,所以纠结啊!

其实她们也都很纠结,前两天我看到新华社王镜宇写的一篇文章,把这个叫做“纠爱”。他们见我时说,你为了中国排球事业一定要出来,但是你的身体,你要考虑。我就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想让我出来,还是不想让我出来。其实大家都心疼我,又觉得事业需要我,大家都纠在那了。

我上任那天接到所有的信息,都是先祝贺,再一定要保重身体。希望你这样,又不希望你太累了。

郎平:我最纠结的时候跟她们差不多,但中国排球需要振奋、需要改革。老女排只剩我一个在第一线,从个人感情来看,我一定要出来。

但另一方面,我担心我在恒大这边的工作量还是挺大的,我担心精力不够用。而且关键是能不能做好,有没有足够的精力去做这件事情,我要对工作负责。所以我和老板沟通我能做什么,大家都属于积极的态度。包括国家队,我们的团队能不能多配些人,这样我不用每件事都亲力亲为,大家都来回沟通,最后沟通得比较好。

郎平:我都拒绝了多少次了,但经不住人家说,心软……还是对排球有感觉。其实我愣不干,领导也没办法,但现实情况就摆在那,球队就是需要你。你要是没感情,谁会去挑战这个位置啊?没办法,命就是这样的。

东莞太子辉涉黄被拘遭绑中国游客安全文章回归家庭中国26人养1公务员国务院大人物被人肉两桶油获补贴超千亿MH370位置大致确定蒙冤叔侄出狱买宝马沈阳地铁骚动兰州居民诉水厂遭拒国家部委处长晒工资北京村民持刀抗强拆兰州突遭冰雹袭击曝奶茶妹妹追刘强东女演员柏青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