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伦萨|百花为名鸢尾为徽

从威尼斯乘火车南下,到达佛罗伦萨的时间已经是下午。时值孟夏,托斯卡纳的艳阳总是跃跃欲试,明媚的阳光倾落在城市的建筑之上,一个中世纪的古城霎时间变得熠熠生辉。

人们以“阿诺河旁的雅典”(Athens on the Ao)来赞美佛罗伦萨,在这里的各个角落随处有着那些过往留下来的痕迹:遗留在市中心的古罗马城市规划格局,分散在城市各处的中世纪建筑,收藏在博物馆里的精美雕塑和绘画。漫步在城中,甚至不用刻意寻找,处处都是艺术的气息。

坐在米开朗基罗广场上,向阿诺河的远处望去,落日的昏黄洒在河面上,洒在百花大教堂、乔托钟楼和领主广场的塔楼上,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伟大的年代。

公元前59年,罗马执政官尤里乌斯·恺撒,命令士兵在阿诺河谷的一块平川上建设城市,这里四周丘陵环抱,风景宜人,适宜用来安顿退役老兵和伤残军人。他们测算了风水最好的位置,在“花祭日”(Iudiflorales)举行了庆祝仪式,这一天是罗马人为春天女神芙洛拉(la dea Flora)举行庆典的日子。春天女神芙洛拉的名字Flora源于拉丁文单词Flos——“花”。

这座城市因此被称为“Florentia”,这就是佛罗伦萨(Firenze)城市的古代称呼,意大利语的直译为“百花之城”。

这座百花之城的标志是一朵盛开的鸢尾花。这是一个在整个欧洲源远流长且极富盛名的纹章。

这个纹章最早起源于法兰克王国第一位国王克洛维一世(Clovis I,466-511年),当时的西罗马帝国虽已灭亡,但高卢地区有大量信基督教的罗马人,克洛维部落急需在诸强有力的蛮族中找到一个支柱。486年,克洛维占领北高卢后,他就放弃了大多数人所信奉的阿里乌教派,而皈依了罗马基督教。传说中,克洛维在接受洗礼时,上帝送他的礼物是一朵金色的鸢尾花。

此后,鸢尾纹章成为了法国王室的徽章,在皇室各种建筑、服饰图案、器皿装饰甚至王冠中频频出现,并逐渐上升到了“国徽”的层面,后来更成为法国的国花。同时鸢尾在基督教中更被赋予神圣、纯洁的寓意,成为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象征。

“美第奇家族”(Medici Family),是佛罗伦萨13世纪至17世纪时期在欧洲拥有强大势力的名门望族。无论欧洲通史还是西方艺术史,都不可不提到美第奇家族。有一句话曾经这么说过,“如果没有美第奇家族,意大利的文艺复兴肯定不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面貌。”当时最为出名的“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以及波提切利、提香、丁托列托等艺术巨匠都受到美第奇家族的资助,它有力地推动了意大利的文艺复兴,把思想和艺术的光芒带给整个世界,被法国启蒙思想家、文学家伏尔泰誉为“文化全盛时代的推手”。

美第奇家族的族徽最早是几个红色的小球,一种说法是小球代表的是药丸,正如他们的名字Medici的词根所暗示,是药的意思,代表他们是药剂师出身。另一种说法是小球代表的是钱币,或者更准确来说是拜占庭砝码,这是在当时银行家和商人交易时使用的一种工具,代表美第奇家族是银行家出身。

1397年,乔瓦尼·美第奇在佛罗伦萨建立了后来被金融界广泛认可的第一家股份制美第奇银行,随后,它凭借其迅速扩张的财富、权力和激情,成为欧洲最兴旺和最受尊敬的银行之一,作为世界商业霸主,美第奇家族所执掌的银行几乎控制了城市的命脉,使佛罗伦萨成为欧洲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和艺术中心。

△ Marie de Médici,法国王后玛丽德美第奇,身着法国王室最为标志性的金色鸢尾花袍

美第奇家族以金融业为基础,进而跻身于政治家,教士,贵族,美第奇家族中的首位法国王后凯瑟琳,她的母亲是法国公主玛德莱娜·德·拉·图尔·德·奥弗涅,自这位法国公主嫁入美地奇家族以来,美第奇家族就建立起了与法国王朝长久的姻亲关系,而法国王朝的家族标志鸢尾花也随之融入了美第奇家族的族徽。

在这名门中曾产生了三位教皇,利奥十世、克莱门特七世、利奥十一世;还有两位法国王后,凯瑟琳·德·美第奇、玛丽·德·美第奇;以及多名佛罗伦萨的统治者和一位托斯卡纳大公爵,美第奇家族一直以非官方的方式统治佛罗伦萨,逐步走上了佛罗伦萨和意大利上流社会的巅峰,势力范围更是延伸至整个欧洲。

佛罗伦萨弗洛林(Fiorino)金币正面刻施洗约翰,背面则是一朵鸢尾,这枚金币自1299年铸造之日起,便以其稳定品质,辅以遍布欧洲各大城市的佛罗伦萨银行家,通行欧洲近四百年。

美第奇家族第三代托斯卡纳大公兼神圣罗马帝国枢机主教,斐迪南一世·德·美第奇Ferdinando I de Medici,在位期间中兴佛罗伦萨,麾下海军称霸地中海。画中他的手边王冠由宝石和黄金构成鸢尾图案。

关于佛罗伦萨和鸢尾的渊源先讲到这里,鸢尾的故事源远流长,希望能有时间另文讲述。